?
so
當前位置:
食堂承包現在的自助餐是異常的火爆,于是不少朋友都在自助餐上想到了商機,這不,最近有一位老板就花了一筆大價錢在公司承包了一個食堂,而且而高薪請來一位大廚,可惜的是最后的生意卻異常的冷清,不少員工在看了之后都表示不想吃,還不如點外賣實在。這位老板當初是看著自助餐的行情很火爆,于是就想再公司的食堂也來這一套,這樣還能改變飯堂以往的模式,畢竟以前的公司食堂都是由專門的人給員工進行打菜,然后按照適當的價格去收費,可是引進了自助餐之后,現在都是員工自己打菜,想吃多少和吃什么都隨意,不過一次要20塊罷了。說句實在話,這個20元的自助餐比以前的那種大鍋菜,在口味上還是要好吃一些的,關鍵的這位老板還特意搭配了水果和涼拌的小食給大家,所以老板當時想著這自助餐肯定能火爆的,至少吃的人要比以前要多的多,可是大家嘗過幾次新鮮之后,慢慢的去的次數就明顯的少了很多,到后來都沒幾個人去了,這下連老板自己都有點不明白了,食堂承包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。最后老板私下的問了一位從外面吃飯回來的員工,終于得到了答案,原來是嫌這里的食物實在是太貴了,不少朋友感覺都有點吃不起了,畢竟這味道再好吃也沒用,像許多員工表示以前在食堂吃飯大概吃個八九塊就差不多了,而現在一次就要吃二十,那么一天的伙食費都不少了,畢竟員工一個月的工資才幾千,本來生活壓力就大,如果加上這個伙食費大幅上漲的話,當然是苦不堪言的,所以偶爾去吃一次可以,但是長期吃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。從目前的工作餐來看,一個中午飯花去二十塊還是比較貴的,難怪許多人承受不起,畢竟大家的工資又不高,而且消費水平這么高的話,肯定是沒幾個人承受得起的。王青鵬的父親是個典型的溫州人,走遍國內各個省份,跟朋友一起開采煤礦和銅礦,這兩年又去了緬甸,不僅采礦,還會從事一些工地建設。食堂承包王青鵬不想繼續從事父輩們的事業,他要靠自己的雙手打出一片天地。早在六年前讀大二時,王青鵬就開始自主創業做外賣。他專做母校的外賣市場,在競爭激烈的學校食堂拿下3個店面,當畢業時身邊同學忙著找工作時,他已經年入40多萬。如今,王青鵬的外賣店更是一舉登上金華當地餓了么平臺的銷量冠軍,一年的凈利潤突破百萬。食堂承包王青鵬曾經就讀的學校叫金華職業技術學院,位于浙江省中部的一個三四線城市,那里最出名的是義烏小商品城。嚴苛的父親并沒有給他太多零花錢,他不得不出去兼職打零工。他是個勤快的人,在肯德基時他被稱為“創口貼”,哪有活他就去哪里,一個月最高能賺三千塊。2013年,大二的王青鵬和一個學長一拍即合,決定自己做外賣?!澳菚r候身上只有一千多塊錢,兼職賺的錢都被我用來添置電腦和手機?!币驗閾谋桓改钢肛煵粍照龢I,王青鵬打算瞞著父母,啟動資金不夠,只能跟同學借,有錢的同學借幾千,沒錢的就借幾百,“跟十幾個同學總共借了一萬多塊錢?!眱扇藴惲怂娜f塊錢,在學校門口的最角落租了一個30平方米的倉庫,準備大干一場時,“突然意識到還不知道賣什么?!蓖跚帙i的合伙人比他早三屆,當時已經畢業,在當地有一個婚禮策劃店,開業初期也把精力轉到外賣店的籌備上來?!坝幸淮螏讉€人出去吃飯,點了一大份酸菜肉片,我突然意識到,是不是可以把這個分成小份賣,又方便,量也足夠?!庇谑?,王青鵬的第一個菜品由此誕生,后來,酸菜肉片也成了他店里最暢銷的菜品。那時候外賣平臺并不普及,送外賣還停留在到處塞小廣告,店主親自送貨上門的早期階段。店鋪開業后,兩個合伙人分了一下工,后廚由合伙人主理,王青鵬負責塞廣告和送外賣。學校有二十多棟宿舍樓,每一棟住了一千多個人,每天只要沒有課,王青鵬就會背上一書包的廣告單,一棟一棟地“掃樓”,把廣告單塞進宿舍里,遇到開著門的,他會跟同學聊上幾句,做做推銷。幾次下來,有的宿管大媽都認識他了,見到他就把他往外攆,看他的眼神都是兇神惡煞的。等了一個星期,第一個訂單終于來了。王青鵬說,那一次的記憶這輩子都忘不了,接到電話兩個人幾乎快歡呼了,他還特意給顧客多加了一勺米飯,在宿舍樓下等著對方下來取餐時,“心跳都加快了,那短短的一兩分鐘,感覺等了一個世紀。
无码一本